冯家顶的老枫树
2024-04-24 17:04:00  来源:乡村干部报网  作者:冯华风  
1

乡村干部报网
微信公众号

乡村干部报网
官方微博

  跟弟弟在冯家顶的这几天,每天饭前饭后,都要出门转一圈。

  年过完了,冯家顶安静不少,只剩我和弟弟每天晃路。从七哥家门口走,七哥的母亲说,你兄弟俩有伴啊。在高头姆菜园边遇到高头姆,她说,你兄弟俩有伴啊。

  我对弟弟说,两个姆说的是一样的话。

  弟弟说,七哥的妈说的是,你兄弟两个能够在一起多好,遇到事,可以一起走走,或是坐下来商量商量。有兄弟是好的,不像七哥没有兄弟了。高头姆说的是,冯家顶在外的人,过完年都走了,一个人留在家里也没意思。你兄弟俩都还没有走,在一起有个伴。

  弟弟说得一套一套的。我就是简单觉得“你兄弟俩有伴啊”这句话实在是好的、温暖的。过年,我们兄弟俩能在冯家顶这样一起晃晃路。

  走过高头姆菜园的时候,弟弟老远就叫姆,高头姆大概也老了,一下不晓得是哪个叫她,弟弟说,我是光喔,高头姆就笑了,是光啊,恩跌伢(你这个伢)来家了。

  之前,二舅娘叫弟弟去吃饭,弟弟没有去。在高头姆菜园旁,二舅娘笑着说,恩跌伢,叫你吃饭也不吃。

  弟弟说,听到村里这些人跟他说“恩跌伢”,那种家里人的亲热,扑面而来,真的是没法子阻挡。

  我说,他们是看着我们这一辈人出生长大的,在他们眼里,我们永远都是伢。这种亲热,是山里人独有的。就像大强说的,冯家顶的姆啊婶啊,问你有没有结婚的时候,是真心想你成家。

  从七哥家旁边经过的时候,七哥对我说,老枫树倒了。我一下还没发觉,他一说,陡然地心里一紧,连忙看一眼,老枫树真的倒了。

  在我印象里,好像它是永远不会倒的。

  七哥问我,你还记得吧,小的时候,这树老高的,上头都是鸟。我说,咋不记得。在冯家顶念书的时候,应该是老枫树最高最盛的时候,上面都是鸟,叫得吵死人。

  这样说的时候,忽然想起好像学过一篇课文:鸟的天堂。

  那时候,老枫树周边的菜园子,都是用篱笆围着的,两道篱笆之间,是小路。放学回家的时候,走在小路上,一抬头,枫叶飘落。对小小的我来说,老枫树实在太高,那枫叶,像是从天际飘落下来。

  好像又看到了那个傻傻抬头看枫叶飘落的我。

  霞婶看我们在聊枫树,说,老树是有灵性的,不伤人,不伤东西,你看它倒得那么好,要是歪一点,就砸到我家屋了。

  霞婶继续说,么样讲老树有灵性呢?有一回,我在菜地里搞菜,搞了一下午,搞好回去,老枫树顶上烂的一大根树枝就掉在我搞菜的地方。要是迟一脚,就砸到我了。

  老树是有灵性的,我忽然就有些伤感,好像我失去了很多很多东西。

  我问父亲,老枫树有多少年了。父亲说,大概没有人晓得,从冯家顶有人的时候,就有老枫树了,不晓得几百年了。

  父亲说,老树终究会倒掉,就像人老了,也终究会离开人间。

  年前,老屋基一位女老人过世,这次回家,父亲说那家男老也过世了。父亲说得平静自然。

  我有片刻的诧异。村里忽然就少了一个人,有点奇怪,又好像十分正常。就像老枫树不见了。我不晓得,要经过多久,才能接受这样的正常。

  现在回家,车子都开到家门口,很少走那条小路,也很少抬头望天空,不注意,是看不到老枫树已经不见了的。

  所以就很感谢每一次回冯家顶的时光。每次回来,我就喜欢到处晃路,这一回,我看见了那棵倒下来的老枫树。

  我想起小时候,老枫树上的鸟叫的喔!很好奇,为什么小时候从来没有被鸟叫声吵醒。

  鸟起得比人早,但不会把人吵醒。

  树活得比人久,但不会伤人。

责编:乡村干部报编辑
久久综合九色综合97,亚洲 动漫 偷拍 另类 校园,99视频精品全部 国产